吉林快3走势图最新版|新吉林快3二同号遗漏|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都市超凡神医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(叶晨孙梦洁)

时间:2019-05-16 17:49:48编辑:红人館

小说主人公是叶晨孙梦洁的小说是《都市超凡神医》,它的作者是复仇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从村里出来,叶晨发现单是坐火车,已经坐了十多个小时,车窗外风景不错,只是感受到肚子已经饿了,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泡面,直接下泡面解决晚餐算了。刚才上到车上的时候,他倒是不怎么注意其他乘客。现在听到吵吵闹闹...

《都市超凡神医》 第1章 初到上海 免费试读

从村里出来,叶晨发现单是坐火车,已经坐了十多个小时,车窗外风景不错,只是感受到肚子已经饿了,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泡面,直接下泡面解决晚餐算了。

刚才上到车上的时候,他倒是不怎么注意其他乘客。现在听到吵吵闹闹,看去的时候,他才发现,在他上面两个床铺,是两个年轻人,正在吃瓜子玩?#21482;?/p>

他的对面的上铺,应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暴发户,除了张大胖脸外,三角眼的目光?#34892;?#29477;琐,不时往中铺看去,叶晨的目光同时看去,发现中铺是一个年轻女子。

中铺那个年轻女子,瓜子脸,长长的黑发,那张脸,叶晨发现要比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女明星还要漂亮。这?#24425;?#21018;刚从村里出来,发现第一个真正漂亮的女孩子,比村里那个被誉为村花的王寡妇漂亮得多了。

他对面的下铺,坐着一?#38405;?#36731;夫妇,那个年轻**旁边,五六岁的小男孩睡在那里。

叶晨往那个小男孩看了一眼,刚开始,还以为自己?#21019;?#30524;。

倒了?#20154;?#22238;来,泡面泡了几分钟,解决完那个泡面,放在桌子上,等着乘务员过来收掉。看了看时间,还不到晚上的?#35828;悖?#21494;晨盘坐在床铺上,微微闭着双眼,先是感觉到丹田一股温热,从下丹田开始,逆督经而上,沿?#28201;?#32780;下,经历尾闾,夹脊,玉枕三关,上中下三丹田和上下鹊?#26049;?#36716;一圈,叶晨感觉?#21073;?#26080;论是自己五官更是清晰。

“装模作样?”叶晨睁开双眼的时候,在火车上的吵闹声中,听到一声传来。那一声,正是对面床铺上铺那个有脚气的暴发户中传来的。对这些,他听到倒是没有什么,只是笑了笑。

反正,在他看来,很快到了上海,眼前这些,都是很快也就过去而已。

晚上的九点多,那个乘务员过来收拾垃圾的时候,边说道。

“各位乘客,快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十点钟准时关灯。”

这个时候,叶晨才发现,在对面中铺那个漂亮的女孩子,迷迷糊糊地翻开自己的被子,露出一件漂亮的红色的裙子,从床上起来。在她上铺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,更是用那猥琐的目光偷看那个女生。

那个女孩子从床铺上下来,从背包里拿着自己的牙刷,准备到火车上的洗手间洗漱。

看到这里的时候,叶晨对自己这一趟前往上海,自然更是感兴趣。在村里的时候,虽然觉得那个年轻的王寡妇觉得长?#20040;?#26420;漂亮,就像是一朵长在山里的野花一样。但是,在小县城,甚至在火车上遇到这位漂亮的女生,他才知道,城里的女孩子果然要比乡下多很多。

“孩子他爸,你先休息,我在这看着他行了。”

“不行,我怕他醒来,一会又哭得昏天暗地。”

对面床铺坐着的那个年轻夫妇,正在小声交谈着那个小男孩的事。叶晨没有出声,他怕自己可能?#21019;?#20102;,再有对面床铺的一家三口,自己也不认识,如果自己直接说出来,怕是引来误会。

虽然第一次从村里出来,家里的老头也没有和提醒什么。但是,一些事,他还是明白的。

很快,他又看到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,从对方正面看去的时候,虽然对方还在不时打着哈欠,显得?#34892;?#24949;懒,但是那容貌,真的要?#20154;?#20174;电视上看到的女明星还要漂亮。

可能是注意到叶晨那不经意向她瞄过来的眼神,还以为想偷看她胸口,杨雅静显得?#34892;?#19981;高兴。不过,她也没有说出来。

实际上,上铺那个?#24515;?#20154;那难闻的脚气味直接飘下来的时候,已经让她觉得很难受了,甚至想要呕吐,她希望火车赶快到达上海,那样自己也就不用那样受罪了。

晚上十点多一点,那个乘务员还没有过来查看,火车上的光管要关掉的时候,自然是引来不少乘客的不满。部分乘客要睡觉,另外一部分乘客则是睡不着,幸好他们有?#21482;?#21487;以在玩着。

这个时候,叶晨躺下,准备再睡一觉,希望明天上午醒来,也就到达了上海。

“呜呜。”

。。。

“妈,?#21494;?#23376;很痛。”

。。。

突然,对面那个五六岁男孩大声哭了。这个时候,在火车上光管关了之后,基本上,即使有人在说话,?#24425;?#24456;小声的说话声,没想?#21073;?#29616;在这个小男孩醒来的哭声,几乎是前后几个车座的乘客,几乎都听到那个男孩的哭声。

小男孩哭得很惨,很?#32431;啵?#25265;住肚子,在床上翻来翻去,如果不是那?#38405;?#36731;夫妇抓住他,可能要滚到地上了。

“小军,你怎么样啊?”

。。。

无论那?#38405;?#36731;夫妇怎么劝,小男孩的哭声都没?#22411;?#19979;来,甚至那张消瘦饥黄的脸变得?#37326;住?/p>

“小军又那样了,怎?#31383;?#25165;好?”

那个年轻**看到自己孩子那样,一时之间,?#21589;?#24352;张,脸上神色除了紧张外,更是冒出汗水来。

“只能拿一些止痛药给他吃?#32431;礎!?/p>

叶晨抬头看过去,在?#34892;?#26263;淡的光芒下,依然看得很清楚,那个小男孩的父亲脸上紧紧地皱眉头,看着自己的孩子那样生病发作?#32431;啵?#19981;知道如何的情况下,想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燃吸起来的时候,想到这里是在火车上,不能随便吸烟,把摸到的那根吸烟,又放回到口袋。

可能是因为那个小男孩的哭声,实在是太大了,一位乘务员拿着手电筒过来,?#23454;饋?/p>

“同志,小孩子怎么了?”

对方的语气不是很?#30149;?#21542;则,如果是其他乘客,在这样的情况下,肯定会骂道,对方?#36710;?#20854;他乘客休息。

“小军的病又开始发作了,我们只能给他吃一些止痛药,?#32431;?#33021;不能让他停下来。”

听到原来是小男孩生病的时候,事出有因,那位女乘务员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,安慰了一下小男孩,看到没有什么效果的时候,只能离开。

小男孩吃下止痛药,哭声是小了一些,其他乘客还以为对方会停下来的时候,没想?#21073;?#36807;了一会,反而是哭得更大声。

很快,火车上到处又是听到他的叫声。这个时候,隔壁其他车次的乘客什么臭骂的声音都有传来。

“孩子他爸,这可怎?#31383;?#22909;?”

“只能到上海再说,我也不知道如何?”

这一次,他们带着儿子坐火车前往上海,两人?#24425;?#24076;望到上海找医生给孩子看病。但是,现在看到孩子太?#32431;啵?#28779;车上?#32622;?#26377;随车医生,更不可能让火车停下来情况下,两人真的很难受。

“小孩还没有好吗?”那个女乘务员?#21482;?#26469;?#23454;饋?/p>

“同志,你能帮我找个医生过?#32431;纯?#21527;?”看到孩子那么?#32431;啵?#23567;男孩的母亲只能?#23454;饋?/p>

“对不起,火车上没有随车的医生。不过,?#37326;?#20320;问问有没有坐火车的医生。”

火车上那么多乘客,各行各业都有,应该可以找到一两个坐火车的医生。

在那个乘务员去问有没有医生的时候,叶晨已经从床上起来。在他听到那个男孩哭声下,实在是睡不着,而且因为他会医术,在刚才第一眼看到那个小男孩的时候,已经看出一些问题来。只是,一开始他没有贸然给那个小男孩看病,他怕那个小男孩父母不相信他会?#23614; ?/p>

那位女乘务员在火车上走了几个车厢,问了不少乘客,终于将两个是医生职业的男子叫了过来。

一个是四十多岁,穿着西装,有医师职称的男医生;一个是戴着金丝眼镜,年纪大概三十多岁,自?#21307;?#32461;,是一位西医专家。

那两人跟着乘务员来到那?#38405;?#36731;夫妇面前,看到躺在床铺上?#21307;校?#33080;色苍白,并且翻来翻去,显得很?#32431;?#30340;小男孩面前的时候,那位?#24515;?#21307;生,先是看了一下那个男孩情况,然后再问那?#38405;?#36731;父母。

“这孩子先前得了什么病?有没有随身带着他的病历,给我?#32431;矗俊?/p>

“这是我孩子之前看到的病历,在县城的时候,医生给他看病,也不能确认是什么病,这次才准?#22797;?#30528;他到上海看病。”

“我先给他把脉?#32431;礎!?#37027;位?#24515;?#21307;生将病历看完后,皱了皱眉头,让那对夫妇不要那么担心。

因为这个小男孩的哭声,再加上给他看病,乘务员已经再次把火车上的光管打开。有灯光照射下,自然是看得很清楚。

那?#38405;?#36731;父母看到?#24515;?#21307;生给自己孩子看病,发现对?#35282;?#21518;看了几分钟,没有说出什么来,自然是?#34892;?#22833;望。

实际上,现在是在火车上给对方看病,又是很突然的情况下,那个?#24515;?#21307;生,即使看出一些来,他也不敢贸然给对方治疗。否则,如果到时小男孩出了什么事,要他负责任怎?#31383;歟?/p>

“医生,我家孩子的病怎么样?”

“从刚才的病历中,以及?#21494;?#23567;孩的检查,我看出是急性胃?#20303;?#21482;是,现在我也没有随身带这方面的药物,所以一时之间没有其他什?#31383;?#27861;。”

听到是急性胃炎的时候,那?#38405;?#36731;夫妇脸色?#24425;?#21464;了变。现在那个小男孩更是因为?#32431;啵?#25265;着肚子在床上翻来翻去,那张脸?#37326;?#24471;很。

这个时候,那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医生,再给那个小男孩看病的时候,对方是学西医的,自然不像那个?#24515;?#21307;生那样。不过,根据他看到那些病历,以及看了看男孩的情况,觉得这病并不是那个?#24515;?#21307;生说的急性胃炎,而是小儿急性阑尾?#20303;?/p>

“我看不是什么急性胃炎,更像是小儿急性阑尾炎,这样的情况下,我也没有办法给他治疗,只能到了上海送他去做详细检查再做开刀手术。”

只要是西医,这样的情况下,那肯定先要详细检查一番最后才能确定。但是,在对面看着的叶晨,听到这两个医生的诊断结果的时候,心中却是暗?#36947;?#31505;。

刚以为这两个医生的医术至少不错,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能够挺身而出,那也应该不简单。但是,没想?#21073;?#37027;小男孩这样给他们折腾下,他们也就随便下了结论,以至于那?#38405;?#36731;夫妇更是害怕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在许多人看来,那阑尾炎是要开刀做手术,是属于大病来的。

“医生,那怎?#31383;?#21834;?”

那两个医生在推荐他们各自医院的时候,叶晨实在看不下去了,看着他们说道。

“我看不是什么急性胃炎,更不是什么小儿急性阑尾?#20303;!?#21494;晨这一声传来,自然是引起了所有?#35828;?#27880;意。刚才并没有什么人注意他,现在听到他那样说,那对不知所措的年轻夫妇急忙?#23454;饋?/p>

“小伙,?#21494;?#23376;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

“这个,我得再给他看清楚一些。”

“不用看了,看他装模作样,怕是一个庸医,小心被他骗钱。”这个时候,对面上铺那个暴发户则是直接说出来。

首先,从叶晨的穿着?#32431;矗?#19978;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下身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牛仔裤,再穿着那双山寨耐克,这样打扮的年轻人,在他看来,自然也就?#34892;?#19981;可信了。

这叶晨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,看到小男孩?#32431;?#25104;那样,自然要让对方减少?#32431;唷?/p>

“年轻人,真的可以给我孩子看好病吗?”那个年轻**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,急忙?#23454;饋?/p>

这个时候,叶晨则是将小男孩从床铺上扶起来,先是从对方的脸上观察了一片,又翻开他上身衣服,看了一下对方肚脐那部分。

“医生,我家孩子得了什么病啊?”

“这是属于小儿腹痛症状。我仔细观察了几遍,已经发现问题在哪。肝常有余,脾常不足,脾土受邪,易为?#25991;?#25152;乘。舌正红,苔根部白?#38498;瘢?#33033;细缓。”

。。。

叶晨说了不少,只是除了那个?#24515;?#21307;生听得明白外,其他?#35828;?#26159;听不清楚。但是,正是那样,那?#38405;?#36731;夫妇觉得叶晨的医术应该不错,不像是骗钱的。

因为他们的孩子从生病以来,他带着孩子到处看了不少医生,药吃了不少,但是最后病都没有好起来,而且不少医生的结论,都是偏向于小军得了小儿急性阑尾炎或者是急性胃炎,甚至是蛔虫病这些。

如今,居然在叶晨看来,只是得了小儿腹痛。

“请问,年轻人,你是医生吗?你?#34892;?#21307;证吗?”那个?#24515;?#21307;生?#23454;饋?/p>

刚才对方给那个小男孩看病的时候,他特意拿出了自己的医师证,证明自己是医生是一方面,?#24425;?#22312;给病人?#23614;?#30340;时候,出什么情况,可以推掉部分的责任。

另外那个年轻医生,听到叶晨的诊断得出的病,居然是小儿腹痛的时候,那他自然?#24425;?#19981;服气,脸上已经露出讥笑的神色。

“呵呵,小儿腹?#24202;。?#26524;然是庸医看病,?#19968;?#20197;为有什么了不起呢?”他是打死都不相信那些中医,而?#21494;?#20013;医的?#21019;?#24635;是带着有色眼镜的。

“我没?#34892;?#21307;证,更没有医师证。不过,我可以保证孩子得了这个病,肯定没有?#21019;懟!?#21494;晨直接说道。

这个时候,其他人都没有说什么,特别那?#38405;?#36731;父母。但是,叶晨知道,如果对方不给那个小男孩治疗,那他也没有办法。

“两位,我可以给孩子看病吗?”所以,他只能看向小军的父母说道。

?#26263;保比?#21487;以。现在小军那么?#32431;啵?#25105;们也难过。”小男孩的父?#20934;?#24537;说道。

“这看病,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如果到时?#21019;?#20102;,那就有大问题了,甚至会死人,你负责得起吗?”那位年轻的西医医生继续说道。

“不错,我很赞同这位年轻有为的医生说的话。”上铺那个散发着难闻脚气味的男子则是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叶晨不想理会这两人,对方居然在他好心给人看病的时候,故意为难他,质疑他的能力,则是让他?#34892;?#19981;满了。

“现在没药,我倒是想看你怎么给他治疗?”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继续说道。

“小军,你先躺在床上,哥哥给你看病,很快你也就不痛了。”叶晨将那个小男孩抱到他床铺上,小声安慰道。

小军痛了那么长时间,现在听到叶晨这位大哥哥的样子,自然也就按照他说的那样。

在其他?#35828;?#22855;怪眼神中,并不清楚,他怎?#21019;?#32972;包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。在银白色的盒子里面,有上中下三层,三层?#30452;?#25918;着,长短不一的金针,银针,以及很少人看到过的木针。

在中医针灸术最早发展的时候,实际上还有石针的。只是,如今,很少人再用到石针了。

“你不会是准备用这个给病人治疗吧?果然一看也就是一个庸医。”对面上铺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继续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这一下,不止叶晨心中不满,刚才那个?#24515;?#21307;生同样?#24425;?#19981;满。他最不希望别人用那种眼神,甚至这样的话语看中医问题。

叶晨先不管那些,征求得到小军父母同意后,从盒子里拿出三枚泛着寒光的银针。在?#20040;?#28779;机消毒后,并没有立?#35848;?#23567;军进行针?#38393;?#30103;。

先是在小军的肚脐上做了简单的推拿,让小军的?#32431;?#20943;少了许多,没有再像刚才那样翻来翻去的时候,众人看向叶晨的时候,发现他似乎真的有一手医术。

“小军,我开始给你用针治疗了。等一下,你不要翻来翻去,很快也将会好的。”

叶晨是怕自己给他用银针治疗的时候,碰到那些银针,那到时可能也将会出事了。他还是让小军的父母?#30452;?#22352;在小军旁边,轻轻按住小军的手脚。

这个时候,叶晨将刚才已经消毒的三枚银针,在众人奇怪的神色中,三枚银针?#30452;?#21050;入小军肚脐旁边。

大概过了十分钟,其他人可能看得并不是很清楚,但是叶晨看到?#34892;?#30333;色的气体随着银针散发出来。

刚才那三枚银针?#30452;?#21050;入的时候,小军可能?#34892;?#30140;。但是,这和那些吃药打针的疼痛完全不同,只是一会,也就没事了。

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叶晨?#30452;?#23558;三枚银针取出,消毒后再放回他那个银白色的盒子。而且,刚才还在哭得很大声的小军,果然在他用银针治疗的情况下,哭声已经渐渐没有了。

“小军,还痛吗?”

“妈,?#21494;?#23376;不痛了。”

叶晨很清楚自己的医术如何,眼前这种病,对许多医生来说,如果不能对症下药,那肯定很难治疗好。但是,对他来说,只是很简单的小病而已。

“不会真那么神奇吧?”对面上铺那个?#24515;?#20154;暴发户用那很不相信的语气说道。

“谢谢你,年轻人,看来你真的是神医,小军看来真的没事了。”

那?#38405;?#36731;夫妇还没有说什么,听到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那样说,他们?#24425;怯行?#19981;满。但是,无论如何,他们都应该感谢叶晨,他们觉得自己在火车上遇到神医了。

“小军的病,刚开始治疗的时候,很容易的。只是,积累太长时间了,小病?#19981;?#21464;成大病,所以,这次针?#38393;?#30103;,只是缓解他身上的?#32431;啵?#22914;果想要真正治疗好,还要给他喝中药才?#23567;!?/p>

叶晨从自己的背包里,正准?#21018;?#26469;笔和纸的,给对方开一条药方的时候,却是发现没有找到笔?#21073;?#37027;自然是他离开村里的时候,并没有带上笔纸。

“请问,哪位同志有笔?#21073;俊?/p>

小军父母急忙从自己背包找笔纸的时候,两人也没有找到。这个时候,那个乘务员看到小男孩没有再哭了,火车上安静下来,其他乘客也可以不?#36855;儷车剑?#21487;以安静休息了,自然是很高兴。听到叶晨要找笔纸的时候,也就说回她办公室找笔和纸过来。

叶晨倒是没有想?#21073;?#20182;对面上铺那个漂亮女孩子。刚才一直在注意着叶晨给小军治疗的举动,现在听到他要笔和纸的时候,也就说道。

“我这里?#23567;!?#23545;方说的一声,叶晨觉得她的话很温柔,很好听。

很快,杨雅静从自己的背包里找到她带着的纸和笔。叶晨拿过去的时候,发现那本是对方随行带着的旅行笔记本,没有仔细看,将一张纸撕下来后,还是带着飘香的那种,然后摆平放在桌子上,给小军写下药方。

“白芍药20克,徐长卿12克,生?#20160;?克,。。。,神曲10克,山楂10克。共5剂,每日1剂,分三次服。”

叶晨开得药方自然是中规中矩。如果不是下火车后,他也就要和小军一家?#30452;穡?#20182;可以再给小军进行两?#20301;?#32773;三次的针?#38393;?#30103;,到时不用喝中药,那也可以恢复过来。

“年轻小哥,真的太谢谢你了。”现在小军看起来更是好起来,脸色原来那?#37326;?#26356;是少了许多,回到他父母那张床铺上,?#24425;前?#38745;地躺着在那睡着。

“不用谢,明早下火车也就可以给他煎药,这五剂下去,小军也就没事了。”小军的母亲感激地将那张药方拿过去,叶晨则是将那支笔递回给对面中铺那个年轻漂亮女孩子。

“谢谢你的钢笔。”

杨静雅拿了回去,倒是没有说什么。刚才起来的时候,发现叶晨看向她,她还?#34892;?#19981;满,只是没想?#21073;?#30524;前这个年轻人,看他穿着看似很普通,没想?#21073;?#20013;医术居然那么?#35828;謾?/p>

“呵呵,我看他只是狗屎运,还以为医术真的那么好?”这一次,说的话,还是叶晨对面上铺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。

在他刚刚上到火车上的时候,他看到中铺那个漂亮女孩子杨静雅,也就注意到了,本来?#29916;?#20197;自己来吸引对方。但是,对方并不注意他。以至于,现在看到对方和叶晨交流的时候,让他拼命诋毁叶晨的医术和为人。

这个时候,听到这话,最不满的,那自然是小军的父母。不管叶晨的医术如何,在刚才两位医生,甚至之前那么多医生,都没有给小军治疗好的情况下,叶晨则是把小军的病治疗好,这说明叶晨的医术并不简单。

“年轻小哥,不?#32654;?#20250;其他人,这是给你的看病费,请收下。”小军的父亲说道。

他说的那个其他人,自然是指上铺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。现在叶晨给他儿子看病,而且看来效果不错的情况下,他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三百元递给叶晨。

这?#38405;嵌阅?#36731;夫妇来说,这三百元已经是不少了,对叶晨来说,这钱自然?#24425;?#19981;少了。毕竟,在村里给其他人看病的时候,平常最多也就收几块钱。

“不用了,这次我看小军看病不收钱。”这一次,叶晨是主动帮忙的,所以他不能收钱。再看到小军父母的样子,似乎也不是一个有钱人,?#25351;?#23567;军看了那么长病,肯定花费了不少。

看到叶晨始终没有收钱的时候,杨静雅看向叶晨的眼神,自然更是不同。相反,上铺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,则是用那难听的语气说道。

“两位,我怕他嫌少。不过,我看他全身穿着一身山寨牌子,加起来都不超过五十元,这已经不少了。”

刚才听到对方的话,叶晨一忍再忍,是因为他实在不想理会这样的人。

“先生,我看你有病,还是赶快去治疗吧。”但是,现在他只能说道。

对方故意激怒叶晨,也就是为?#35828;?#21040;现在。如今,听到叶晨说的时候,直接从床上起来说道。

“年轻人,我哪里有病?你才有病,饭可以?#39029;裕?#35805;却是不能乱说。”

那个?#24515;?#20154;,确实是穿着一身名牌,甚至戴着金链子,两?#21482;?#25140;着几个金戒指,一看也就知道是那?#30452;?#21457;户的模样。

“我看你从头到脚都是病。”

叶晨这一声,其他人是听到的。本来刚才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其他乘客,?#24425;怯行?#22855;怪看向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。

“小子,你给我说清楚,我到底哪有病了?”

“头,是光头秃顶?#34516;歟?#26159;带着难闻的口臭;肚子里,看你?#24425;亲?#27442;过度肾亏;脚下,一双脚气的双脚,更是难闻。我怕你再这样下去,怕是活不过几年。”

实际上,?#35828;街心輳?#33073;发秃顶,那是正常的。但是,眼前这个?#24515;?#30007;子,叶晨一看对方的那张脸,也就知道,对方脱发?#29616;兀?#29978;至早就是秃顶了。

至于为什么他头顶上,看似一头乌黑头发,那是因为对方戴着假发,和那些没?#22411;?#25481;头发的?#24515;?#20154;没有什么不同。至于对方其他什?#32431;?#33261;,脚气,肾亏那些,叶晨都是看得出,闻得到的。这样一身病的人,自然是平常纵欲过度,烟酒更是没有节制,又是有钱?#35828;?#24773;况下,没有注意才会那样。

其他人看到那个?#24515;?#20154;,刚才倒是没有觉得什么,现在听到叶晨那样说,再想到叶晨刚才的医术,自然更是?#34892;?#21388;恶,甚至眼神都不同了。

杨静雅没想?#21073;?#21494;晨那样回答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,除了对方那个?#24515;?#30007;子更是厌恶外,?#24425;?#24525;不住笑了出来。

“小子,我才没有病,你诽谤我,我要你立刻向我道歉。”

在那么多乘客面前,居然听到对方说到他肾亏,他那张大胖?#21507;?#23601;变得通红。

“我没有时间理会你这种人。”

?#23433;藎?#23567;子,你有种,你等着,到了上海不弄死你我不是金爷。”

。。。

叶晨舒舒服服睡了一晚,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的七点多,还有半个小?#26412;?#35201;到上海南站了。

那个乘务员已经过来通知他们,并?#19968;黄?#21518;,让他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准备半个小时后下车。

叶晨到火车上的洗手间洗漱回来,发现对面床铺那个小男孩已经醒来,也没有再?#32431;啵?#31934;神了许多,那自然是昨晚他的针?#38393;?#30103;起到的效果。

“大哥哥,你起来了。”对方和他打招呼的时候,叶晨笑着回应,发现自己没有什么收拾的。

。。。

半个小时过去后,火车缓?#21644;?#22312;上海南站后,叶晨和小军的父?#22797;?#22768;招呼后,从火车上下来,正准备往外面出去的时候,发现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跟了过来。

“你?#24425;?#31532;一次来上海?”叶晨?#23454;饋?/p>

“不是,我是上海本地人。”杨静雅答道。

两个人毕竟并不熟悉,只是往火车站大厅外面出去。所以,出到火车站外面后,叶晨也就知道,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子,可能也就是一面之缘而已。

“你好,?#21307;醒?#38745;雅,我要回家了,希望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面。”

“?#21307;?#21494;晨,我也希望再见到你。”出到在火车站外,人头涌涌的广场上,很快也就没有再见到杨静雅的那靓丽的身?#21834;?/p>

都市超凡神医

都市超凡神医

作者:复仇类型:都市状态:连载中

故事很精采,也很特别,作者的逻辑思维很?#30475;螅?#37027;么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故事情节都能表达的很完整,人物的内心描写也很细致,整篇读下来精彩不?#24076;?#22823;力推荐。在快完结之季,希望所有相爱的人解开误会,幸福完美的生活下去?

小说详情
吉林快3走势图最新版